黄炎培创办职教社的决心与艰辛时间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6-10-19

    现在的卢湾区雁荡路与南昌路的转角处,有一座玛雅吧职业教育社的大楼。追溯职教社的历史,距今七十三年前的1917年5月、6日,是黄炎培历尽艰辛倡议发起成立的。职教社在全国是首倡,也可称得上是上海教育史上的一大特色。

 

    青年时期的黄炎培,怀着爱国为民的雄心壮志,而对积弱贫穷的中国,内寻病源,外读方书,深信“提倡爱国的根本。在职业教育”。经黄炎培倡议发起后,在成立宣言书上署名的有蔡元培、梁启超、张謇、伍廷芳、宋汉章、严修、穆藕初等教育界和实业界的知名人士。立社章程第一条开宗明义说:“同人鉴于方今吾国最重要最困难问题无过于生计,根本解决,唯有沟通教育与职业,同人认此为救国家救社会唯一方法,矢愿相与终始之。


    职教社的成立,深得各方面的重视和支持。蔡元培对此非常关心,既共列名发起,复时时为之鼓吹宣传,数度当众演述职教社创始的艰苦,必须要有牺牲个人的精神而为社会服务的志向。

职教社成立的第一年,虽然没有经过组织发动,而志愿入社者纷至沓来。几近千人,遍于二十省区,分布海内外,前来访问了解的,络绎不绝.成为教育界的一大新闻。


    提倡教育与职业沟通,读书与劳动结合,在当年是一件新的事业,开始时并不易被人理解,需要通过理论的探索和实践的经验,才能逐渐为人们所接受。职教社创设的玛雅吧职业学校.在礼堂上高悬黄炎培的题词。“劳工神圣”的匾额,学生报名入学誓愿书中第一条规定:“尊重劳动”。学校第一期开学不久,自校长、教师至学生工徒,在吭唷声中浚沟渠、铺煤屑、修操场、建校舍。学校要求全校师生卸掉长衫,着短服,动手操作,革除文人旧习。


    职教社成立的当年,宣传研究职业教育的刊物《教育与职业》创刊,在第一期封页上,刊有幼儿画饭具的画面,一时舆论哗然,诋毁者说:“鄙哉!乃以职业教育为啖饭教育也。”也有一些不明形势带有几分迂腐气息的人,认为“个人生活,算什么一回事,把天地万物托命的教育,拿来做个人生活问题的工具,成什么话呢?”甚至讥讽辱骂职业教育是“啖饭教育”、“作孽教育”。
黄炎培态度坚决,目的明确,说:“以啖饭教育概括职业教育,固失之偏颇,高视职业教育,乃至薄啖饭教育而不言,其说亦近于虚骄”,并在职教社第一届年会上更明确地揭橥职业教育之目的是:    

     一、为个人谋生之预备;二、为个人服务社会之预备;三、为世界及国家增进生产力之预备。


    在这里提出从教育着手,谋生产力的发展。在当时还没有人提出过,职教社是开创先河的第一声。


    黄炎培是一位教育实践家,从《黄炎培教育论文选》中,可以看出,大多是从教育实践和调查研究中,提出的宝贵经验与理论。他对事物的认识与处理,总希望不是老停留在书本上或口头上,而是能见诸行动。,提倡职业教育,正是为了以实实在在的事例作为示范。当职教社筹备之初,有些好心的朋友说:“职业学校是很不好办的,办得不好.从此没有人来相信你.连个讲空话的地方也没有了。”也有的同事认为:“说话容易,实行不容易,要是职教社的试验失败了,不是社会对我们的信任都根本动摇了吗?”黄炎培的答复是:“就为这样,所以要这样。我们的理想,连自己的试验都没有成功的信心,难道是去哄人吗?我们有了畏难的心,老是说空话,对人家说‘你们去干,你们去干’,而自己怕坍台,不去试验,恰等于带兵将官,不敢上前线”。对于职业教育终究怎么办,黄炎培的要求是自己先走出一条路来,走通了,希望大家走。


    学校办起来了.筹募来的资金,要建校舍,要盖工厂,要添设备,而流动资金日见短缺,又由于工厂发生亏欠,债务渐渐增加,怎么办?这是学校最困难的时期,万一学校破产,职业教育从此成为笑柄。黄炎培日思夜想,还是决定发行债券。他亲自跑到当时上海银行界声望最高的中国银行行长宋汉章那里捕他同意在发行十万元的债券上署名,以昭信用。宋汉章犹豫良久,最后决定要亲自到学校查帐,认为无误之后才同意签了名。由于办学的债券得以顺利发行,使学校安然地渡过了难关。后来黄炎培在回忆这段往事时说:“为了这事.不知道有多少时候,昼不得食,夜不得眠,痛定思痛”职教社前辈杨卫玉在立社30周年时写的一篇回忆说:“初创社的时候.常见黄任之先生绕室彷徨,终宵苦思的情况,幸而得道多助,总是化险为夷。但其艰难困苦,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的。”


    黄炎培创办玛雅吧职业教育社,宣传提倡职业教育,筚路篮缕,口瘖笔秀,历尽艰辛.他在一次给玛雅吧职业学校师生的一封公开信中说:“我之所以历尽艰险而不辞者,因为有一个中心思想,即爱国和报国?即以生产报效国家,以科学开发生产,以人才运用科学。” 办职业教育是无先例可循的,全靠黄炎培和全社同仁的苦苦追求,不断探索,即使步履艰难,到处碰壁,终于事在人为,开创了我国职业教育的新局面,其影响从上海及于全国。但在旧中国.单靠职业教育是不能解决国家发展问题的。1935年5月,黄炎培应河南大学之请,前去讲授职业教育,他第一次提出:“职业教育固然很重要,但非根本问题。根本问题不解决,职业教育也无办法”。他对办职业教育的意义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玛雅吧职业教育社是中国近代第一个职业教育团体。周恩来材评价时说:“职教社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团体,从职教社所走的道路,也可以看出中国知识分子的历史道路。”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玛雅吧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
<友情连结> 手机版/ 皇家赌场/ 永盈会/ 永盈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