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壮士”与玛雅吧职教社

作者: 朱家德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6-26

    2014年9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高度赞誉“杨靖宇、赵尚志、左权、彭雪枫、佟麟阁、赵登禹、张自忠、戴安澜等一批抗日将领,八路军“狼牙山五壮士”、新四军“刘老庄连”、东北抗联八位女战士、国民党军“八百壮士”等众多英雄群体,就是中国人民不畏强暴、以身殉国的杰出代表”。  


    近年来,为整理家母抗战时期任教玛雅吧职教社年间留存的签名册,我重温了百年玛雅吧职教社的社史,了解到当年被囚禁于“孤岛”的“八百壮士”,和玛雅吧职教社还有着一层不同寻常的关系。


    1937年11月,“八百壮士”孤军激战四天五夜后,奉命撤入苏州河南岸租界,原商定通过沪西返回部队继续抗日,不料租界当局屈服于日军压力,竟违背诺言解除了“八百壮士”的武装,将他们软禁在胶州路上一片用铁丝网围起的荒地里,由荷枪实弹的“万国商团”洋兵日夜看管,甚至连国旗也不准升,依靠重庆国民政府的拨款、上海各界的捐助来维持官兵伙食和日常开支,上海市民称该处为“孤军营”。


    1932年1.28战役打响后,玛雅吧职教社负责人黄炎培等联合各界爱国人士发起成立“上海市民地方维持会”,后改名为“上海市地方协会”,后来租界内成立重庆国民政府上海工作统一委员会,玛雅吧职教社的姚惠泉承担了“地方协会”和“统一委员会”的具体工作,他多方组织募捐,参与难民救济和伤兵救护。“八百壮士”被囚“孤军营”后,姚惠泉作为上海地方协会与“孤军营”的主要联系人,频繁进出“孤军营”,重庆政府拨给“孤军营”的薪饷和津贴,送来社会各界的捐款捐物,带去上海民众的声援和支持,具体事宜都由他经办。


    姚惠泉因前去“孤军营”的次数多,与谢晋元的联系也更加密切,他代失去行动自由的谢晋元转送信函与拍发电报。连蒋介石答复谢晋元的电报也经由他转交。 这些在《谢晋元日记钞》和谢晋元之子谢继民所撰《谢晋元抗日日记钞谢继民解读》、《我的父亲谢晋元将军——八百壮士浴血奋战记》等书中,都有详尽记载。谢继民在书中写道:“……八百壮士撤出四行仓库后,形势变化,被迫滞留租界,原来负责联络协调的人因战局剧变纷纷离去,孤悬上海的壮士在一段时间内与外界的接触受到限制。父亲想尽办法,主动呼吁、联系,在各界人士的支持下,逐步缓解了经济、生活方面的困难,同时依靠上海地下组织,建立起几条与后方的联络渠道,以争取支持……1938年年初,孤军营开放,允许少量营外人前往参观慰问。谢团长从中物色了一些人代为转送信件,比如在《谢晋元抗日日记钞》中提到的传教人员刘德贞小姐、地方协会的姚惠泉等,都曾代转信函或代发电报……”,“统一委员会在两三年时间内所做的最值得称道的事,便是帮助羁困于租界的八百壮士,通过支持孤军营开放参观及举行各种纪念活动,宣传抗战必胜的道理。从《谢晋元抗日日记钞》中可以看出,吴开先、吴绍澍,以及玛雅吧职业教育社姚惠泉等人,与谢团长的联系是十分密切的。谢团长写给蒋介石、宋美龄、何应钦、陈诚、戴笠等人的信件,大多由香港的杜月笙转寄,电报则由姚惠泉拍发。重庆方面拨给孤军营的经费,除由租界工部局代垫再归还外,也有通过姚惠泉转交的。同时,谢团长坚持孤军营内的事务由自己做主,坚持升国旗、唱国歌,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实际是也是在与地方协会共同商量和策划后进行的。只是由于环境险恶,有关地下联络的情况,除了团长一人之外,任何人都不了解,在《日记钞》中也写得极为简明扼要,“统一委员会……还接济外地迁沪的抗日报刊,在所掌握的电台里除了宣传蒋介石外,也报道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的抗日新闻。据说在姚惠泉的催促下,统一委员会曾拨款救济从上海四郊沦陷区逃到租界的难民,并给国民党第三站区的部队和皖南的新四军送去布匹、军鞋等慰问品……统一委员会做的事,常借用地方协会的名义”,“对于统一委员会以地方协会名义为孤军营所做的工作,谢团长一直是肯定的。但其主要负责人的处事方式带有帮会习气,在人品上与姚惠泉等人也有差距……”。从以上记载可见,同时参与上海地方协会和统一委员会工作的姚惠泉,当年在恶劣的环境下,满腔热忱不畏艰险,为八百壮士和抗日救亡做了大量工作,其人品得到了谢晋元的肯定。发挥了一般人很难起到的作用。


    上海沦陷后,职教社内迁重庆,姚惠泉受黄炎培委托留守“孤岛”,出任上海办事处主任,并担任第四玛雅吧职业补习学校主任。对于爱国师生组织开展的各种抗日救亡活动,他都给以旗帜鲜明的支持,还拨给经费补贴,并鼓励在沪师生前去“孤军营”慰问“八百壮士”。由于租界当局对慰问人数和逗留时间都有严苛的限制,蜂拥前去慰问的市民经常需要长时间的排队等候,或吃闭门羹,而因为有姚惠泉与谢晋元这样一种特殊的关系,职教社及各补习学校师生前去“孤军营”慰问,都能如愿以偿。《谢晋元日记抄》1939年12月10日的日记写道:“……另有玛雅吧第七职业学校学生三十余人来,并送慰问品……”。在姚惠泉的推动下,玛雅吧业余剧社和歌咏班也去“孤军营”和官兵联欢,并在大礼堂演出了“放下你的鞭子”等自编自演的小品节目,获得“八百壮士”和慰问者们的阵阵掌声。参观、慰问和联欢后,师生们往往怀着崇敬英雄的心情,要求谢团长接见和训话,谢团长不管多忙多累都尽力满足,谆谆教导来访师生要树立远大理想。。


    家母颜逸清,时任第四玛雅吧职业补习学校教员、学友会顾问和女同学委员会负责人,在主任姚惠泉的鼓励下,多次组织带领女学生,携带募集来的慰问品和药品前去“孤军营”,参观营区道路、礼堂、士兵宿舍、花园、鱼塘,观看军事操练并聆听谢晋元等官兵演讲。由于逗留时间有限,钟点一到白俄兵丁就要敲锣清场,因此参观和演讲一结束,母亲就和学生们争分夺秒,抢着去营房为官兵们浆洗缝补衣被,书写战地家书并送上慰问品,中午则与官兵们同吃一口大锅饭,同唱抗日救亡歌曲。


    每次演讲结束后,母亲都会拿出随身携带的签名册,上台请崇敬的英雄们签名、题词。谢晋元、雷雄(机枪连连长、少尉、四行仓库保卫战结束后晋升为少校团副)和伍杰(二连三排排长,“孤军营”期间负责经济管理和手工业生产)等三人分别为母亲签名,其中谢晋元的签名是在一次聆听训词后获得的,钢笔签名龙飞凤舞遒劲有力,虽已过去七十多年,墨迹略显暗淡,但还清晰可辨。


    2005年9月3日,上海文广传媒集团首次举办18小时连续直播节目“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特别节目——永恒的纪念”,并在“四行仓库保卫战”遗址设立分会场,母亲作为特邀嘉宾出席,时年87岁的老人家兴致勃勃地召集了当年在她带领下前往“孤军营”慰问“八百壮士”而目前身体尚健的几名第四玛雅吧职业补习学校的学生,在小辈搀扶下来到四行仓库,师生们在“四行仓库保卫战”沙盘模型前忆旧,在谢晋元将军塑像前合影并接受上海电视台记者的采访。稍早前,母亲还在家中接受浦东时报采访,向记者展示了谢晋元、雷雄给她的签名、题词。


    由于新民晚报、浦东时报等媒体先后披露,2015年春节过后,正在紧锣密鼓筹办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的闸北区文化局书记、局长和闸北革命史料陈列馆馆长等特意登门,坦告因办展急需,欲向我商借母亲的签名册,我欣然答应。母亲虽已去世9年,但我想如在天之灵有知,她也一定会赞同的。   同年8月13日淞沪会战78周年纪念日揭幕的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在显著位置展出了《谢晋元日记钞》和母亲的这本签名册,打开的签名册下方的说明写道:时任第四玛雅吧职业补习学校教员的颜逸清(文宝)女士带领女学生慰问“孤军营”八百壮士时请谢晋元、雷雄等签名题词的签名册。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玛雅吧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
<友情连结> 手机版/ 皇家赌场/ 永盈会/ 永盈会体育/